梁熙明:帝国斜阳下尤文图斯路在何方?

0 Comments

庞大的帝国不会一夜间倾覆,而是一砖一瓦地剥落,直至剩下尘土和瓦砾。覆灭需要时间,并没有显著的事件让你觉得是祸根,但一系列灾难凑在一块,巍峨的殿堂刹那间分崩离析。

这是本报林良锋《帝国斜阳下》的开头,纪录片画面一般的文字,道尽这个行业里所有道貌岸然的足球豪门真实的虚弱。

《帝国斜阳下》评说的是17年前的曼联,当时正经历着弗格森王朝的最低谷:2005-06赛季欧冠小组垫底出局。也许并非巧合,小组中有尤文图斯的冤家——本菲卡!最后一轮,曼联尚有出线希望,客场倒在本菲卡脚下,C罗对着主场球迷伸出了指头。

帝国斜阳下,主帅才尽,球队苟且,走马灯般进进出出的球员,买卖球员中俨然掮客的副主席,没有斗士,只有干耗高薪的寄生虫。

这不是昔日的曼联,这是今日的尤文,所有末日豪门,都是这副图景。眼下的尤文,也摊上了本菲卡,也只剩满地尘土与瓦砾。

3年前萨里执教,笔者已感末日将至,写下《尤文终将死于自己的傲慢》。一场新冠,将追兵挡多了一年,也让尤文苟延了一年。但是终究,阿涅利的胡来把9连冠的老本挥霍一空。

去年此时笔者写过,阿莱格里已成尤文裱糊匠。如一间破屋,东补西贴,居然成是净室,但其实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一旦真相败露则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历史上那位真实的裱糊匠,靠个人小聪明左支右绌,但真正大战到来,一场甲午,一把输光。

去年的阿莱格里,靠囧学苟且,苟得一场是一场,但是裱糊只可一时,断不能持久,天下从无靠裱糊支撑的朝代。

今年更甚,最大牌引援博格巴、帕雷德斯、迪马利亚,一个完全躺平无用,一个基本无用,一个虽功底犹存,但根本无心效力还起反作用。队内桑德罗、夸德拉多、拉比奥进入合同年,踢不踢都一样;博努奇年高,场下倚老卖老依旧,场上已成摆设;洛卡特利与麦肯尼的平庸,在危机之前更被放大;得不到输送的弗拉霍维奇,着急上火越踢越躁。

此队之前有一定律:但凡开始上鲁加尼或小基恩,只要其一,那多半凶多吉少。2019年败于阿贾克斯时如是,去季败于比利亚雷亚尔时如是,到本周战海法马卡比,不但两人齐上,连童子军苏莱都扔了上去,与此前被迫用米雷蒂相仿。阿莱格里不是激情铁血教练,在球员已经厌战弃战的状态下,“技战术”已毫无作用,他当然束手无策。

用不着提醒本菲卡又打平了巴黎,此战落败,尤文出线已提前泡汤。事已至此,任何教练都只有解职下课。

阿涅利与阿莱格里都还嘴硬,一个说不换,一个说不辞,但这一行不是以个人意志、几句话作为评判标准的。尤文此刻还不换人,倒并不一定是担心违约金。名帅赔钱肯定要付一点,但一般不用那么多,因为任何职业教练都会优先考虑下家执教机会,等上岗那上家就解套了。

同样,尤文也应该不是在考虑换谁。此刻赋闲且明显适合救火的,本土熟人就有拉涅利、迪弗朗切斯科。他们也不会太贵,而且这几年一直活跃在一线,基本感觉还在。

真正让尤文迷茫的,是今后这条路何去何从,什么样的足球,什么样的豪门,是尤文这个级别的俱乐部应该秉承的长久方向?

这一点,尤文124年历史,包括阿涅利的父辈们,也没搞清楚。毕竟大多数时候,实用就已经够称王意甲了。

这就导致尤文从来都只是阿涅利家族的纨绔子弟们的一个玩物。又暴亏了,家族再兜个底儿,又输球了,再换一个教练,反正意大利这块地盘,最优秀的教练球员,基本都是心向尤文。你不来,有的是人愿意来。

但这一次摔的跟斗,跟以往的输球不太一样,它是尤文尝试过不一样的富豪生活后,碰得头破血流。

应该说,阿涅利是真心想成为“中兴少主”的。10年前尤文也是这样暴亏,当时埃尔坎都已经不想兜底,准备去投资板球了,但是阿涅利说服埃尔坎“再坚持一下”,于是有了9连冠。

9连冠初期,尤文痛感与欧洲顶流差距过大,是因为财力不逮。孔蒂那句“10块钱难进百元餐厅”虽然成了他个人笑话,但肯定是引发不少人共鸣的。

进入9连后期,从砸C罗开始,尤文过上了他们想象中的顶流生活:巨星,高薪巨星,更多巨星,超巨星,然后人气、奖杯、美丽足球,自然就该来了。我们要进百元餐厅高消费,当然只有高薪才挖得到人。

进入9连后期,续约功臣老将高薪,转会引援要高薪,免签的当然更得给高薪,应付财务压力做假账的球员也得给高薪(不然人家凭什么配合你演戏)。一度,意甲薪资前10,9个是尤文。

巴萨的“垮台”并不是梅西的5000万年薪,而是一堆年薪千万却没什么用处的球员。尤文亦然,C罗不是压垮尤文的元凶,而是C罗之下水涨船高,一堆6、700百万意甲顶薪,但抱着C罗大腿浑水摸鱼的球员。他们之中,有功臣,有老将,有免签,在罗总大树庇荫下,都成了混子。罗总一去,顿成南郭。

尤文得了严重的富贵病,财务暴亏,寄生虫们没有拼搏的动力,在海法马卡比面前,来了个总爆发。

10年前的两连意甲第7,正好给了两个答案。头一个第7(简称头七),换费拉拉上扎切罗尼,然后自由落体;第二个第7,德尔内里0比3惨败那不勒斯,肯定不行时,尤文干脆就提前放弃赛季,既然如此,也就不用换帅了,让他熬完一切再重新开始,球员们都知道德尔内里只是摆设后,再一次自由落体。

但无论如何,尤文需要放弃幻想,先过10年前孔蒂创业时那种日子,重新过10元餐厅的日子。

输给米兰后,不禁让人比较了一下尤文米兰的工资表:首开纪录的托莫里年薪是米兰一档,350万,与尤文废柴鲁加尼等同,而鲁加尼只是尤文中档。第二球的迪亚斯只有80万,不如尤文因为韧带报废的彩票若热(120万)。

足球取胜之道,不管富贵贫穷,永远是团结的团队,健康的财务。眼下,任何“技战术”都失去意义,尤文需要一名铁血激情教练,先把队风、队魂、队纪这些东西,重新树起来。

阿莱格里不是这样的人,救火教练很难是这样的人,明年有没有这样的人,不知道。他最好是——少帅,有激情,还有尤文DNA,类似十年前的孔蒂,至于他踢什么技战术,是美丽足球还是死守足球,是水银泻地的细腻传递,还是半场不射偷鸡一个走人,不重要。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