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咖啡、葡萄酒:气候危机如何导致全球食品短缺?

0 Comments

斯拉差(Sriracha)辣椒酱(美国的一种辣椒酱品牌)的粉丝们从来不缺乏激情。他们会在身上纹上这种广受欢迎的辣椒酱的图案,并在万圣节打扮成红色塑料挤压瓶的样子。

然而,这款受人喜爱的调味品眼下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短缺,斯拉差爱好者们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来避免度过一个无辣可嗜的悲惨夏天。

近日,据刊登在英国《卫报》一篇文章报道,酷热、强风暴、干旱、洪水和火灾——气候危机增加了极端天气事件的强度和频率,正威胁着全球的食品生产。

位于美国南加州的汇丰食品公司(Huy Fong Foods)每年生产约2000万瓶斯拉差辣椒酱,最近几年来,这家公司jalapeo红辣椒的库存量连年下降,jalapeo红辣椒是制作斯拉差辣椒酱的原料。而今年春季以来,在jalapeo红辣椒主要的种植国墨西哥,极端的干旱气候导致作物歉收,更加剧了这种状况。

“很不幸,但我们的产品确实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短缺,”该公司6月在对美国CNN的一份声明中称,“我们仍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情况由一系列事件螺旋式推动所致,其中包括严酷气候造成的春季辣椒收成的意外。”

不仅仅是辣椒。法国和加拿大的芥末生产商对《卫报》表示,去年极端天气造成芥末种子产量减少了50%,从而导致商场货架上的这种调味品短缺。与此同时,气候变化也影响着全球范围内小麦、玉米、咖啡、苹果、巧克力和葡萄酒等基本食品的供应和成本。”

小麦和其它粮食作物尤其脆弱。在美国的大平原地区,这是美国小麦收获的主要区域,干旱使得冬季小麦产量下降。据美国农业部5月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主要是得克萨斯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冬小麦弃置量达到200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俄克拉荷马州,大约一半的麦田已经被生产者遗弃。“不是说我们的土地变干了,”俄克拉荷马州大学农学家加里·斯特里克兰(Gary Strickland)称,“而是我们已经干到土壤剖面深处了。”

根据俄克拉荷马州的气象数据,尽管6月有降雨,该州65%的地区仍然处于中度干旱到异常干旱的状态,预计高温还将持续两三个月。与此同时,在美国蒙大拿州,洪水也在威胁着粮食作物。

气候危机对粮食作物的影响不仅限于美国。在印度,由于春季和夏季创纪录的高温,猛烈的热浪毁害了小麦。今年5月,德里气温达到120华氏度(约49摄氏度),小麦价格的上涨幅度甚至超过俄乌冲突爆发后的涨幅。

美国宇航局(NASA)2021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气候变化最早可能会在2030年严重影响全球玉米和小麦的产量,玉米作物产量预计将下降24%。

极端天气也在推高咖啡的价格。2020年4月至2021年12月期间,在全球最大的咖啡生产国巴西,干旱和霜冻毁坏了咖啡豆作物,受此影响,全球咖啡价格上涨了70%。此外,据世界银行此前的一份报告显示,近年来,温暖的天气加剧了咖啡豆的病虫害,例如咖啡锈病(一种让植物窒息的橙色真菌)和咖啡浆果蛀虫病(一种在咖啡浆果上钻洞并在里面产卵的小黑甲虫),这些病虫害也大幅削减了全球咖啡的产量。

特别受影响的是阿拉比卡咖啡豆。据世界银行的这份报告,全世界人口每天消费的22.5亿杯咖啡中,大部分是阿拉比卡咖啡,而阿拉比卡咖啡豆是由小农户在山区小范围种植,尤其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随着气温上升,阿卡扎比的种植将越来越困难,购买成本也会越来越高。

与此同时,考虑到世界上多达1.2亿最贫困的人口依赖咖啡生产生存,其进一步的经济影响更令人担忧。美国哥伦比亚气候学院(Columbia Climate School)国际气候与社会研究所主任约翰·弗罗(John Furlow)说,哥斯达黎加和牙买加等地的咖啡豆农,不太可能因为气温变暖而迁移到海拔更高的地方。“越往高海拔地区走,可种植的土地会更少,农夫面对的风险也很高。”弗罗说。

2021年,法国葡萄酒行业迎来了自1957年以来最少的葡萄收成,行业的销售额损失约20亿美元。一家从1700年以来就开始生产香槟葡萄酒的法国家庭酒庄,往年每年生产4—5万瓶葡萄酒,但在2021年,由于高温和暴雨,一瓶酒都没能生产。

这家酒庄第十代继承人Christine Sevillan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采访时称,“两三天内的雨量超过了往年一个月的雨量,这是我父亲都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状况。最严重的时候是在6、7月,高温和降雨导致了严重的霉菌污染,所有的葡萄都被毁掉了。”

哥伦比亚气候学院一项2020年的研究表明,气温上升2摄氏度,全球葡萄酒种植区将缩减56%;气温上升4度,可能意味着85%的地区将不再能够生产优质葡萄酒。

2020年,美国加州创纪录的野火严重影响了葡萄的收成,有害的空气威胁着该州大部分的酿酒葡萄作物。为了生存,纳帕谷的一些酿酒师们被迫采取了极端措施,比如在葡萄上喷洒防晒霜,用厕所和水槽中处理过的废水进行灌溉。

“气候变化及其不稳定的天气模式将改变世界的葡萄酒版图。一些传统葡萄酒产区会消失,一些新的产区可能会出现。”贝尔说。

国际食品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里奇.罗伯逊(Ricky Robertson)把农业与气候的挑战比作抢椅子游戏,种植者不得不转移其生产,以适应更温暖的温度和更极端的天气。

“人们将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工作,找到更多的土地来种植,”他说,“不过,变得不适合种植的区域比能够开辟出来的新地区更广。对于小种植者而言,他们更需要清楚地意识到,在这个游戏中他们面临的困难更大。”

食品生产是造成气候危机的凶手之一,却也是气候危机的受害者。转变食品生产体系需要采取一系列行动,包括增加作物多样性,向世界各地的农民提供气候预测信息,扩大保护项目的覆盖范围,并向食品种植者提供保险,在降雨量或风速等指标高于或低于设定阈值时进行赔偿。

在美国,拜登政府已拨款900万美元,以支持“气候智能型”(climate-smart)农业的研究,这是一项综合管理农田、森林、渔业和畜牧业的方法,试图应对气候危机和食品安全的交叉挑战。

今年5月,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表示,与气候相关的灾害和极端天气是全球饥饿的一个重要的驱动因素。食品及农业专家们也称,如果不采取行动,人们会持续地看到全球范围内食品价格上涨,供应减少,还会看到更多围绕水发生的冲突。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