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入尘烟》:看懂了这部电影你就读懂了人性与人生

0 Comments

一部投资仅200万的小成本电影,居然爆火,成为唯一入围柏林电影节的华语片。

很多人说,这部电影是在宣扬苦难——而且,他们觉得农村没有这么苦;其实不然,这部电影里的很多场景,是我们小时候熟悉的场景。

打麦场、割麦子、收玉米、破旧的泥土房、冷酷而无情的村里人…..正是因为它太真实,真实地展露了人性中不为人知的,或者说我们习以为常的丑陋与恶,才让我们无法直视。

男主马有铁,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老光棍一个。他不是没有亲人,他有金、银、铜三个哥哥,也有嫂子和侄儿,但是,陪伴他的,实际上只有一头驴。

剧中出现的亲哥哥,马老三,更像是压榨他的地主。马有铁给老三家干活,是无偿的奴隶,既不用付工钱,也不用给他好脸色。甚至,连吃的,也不过是残羹冷炙,还常常没有。

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是想起《牛郎织女》里的牛郎,传说中,牛郎也和马有铁一样,有名义上的哥嫂,但实际上房子被霸占,财产被侵吞,而陪伴他的,只有一头老牛。

小时候,我生活在农村。我的邻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哑巴。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大哥,他孤独地住在村里分的一间房子里,他给哥哥家种地、收割、掏粪、看孩子,凡是能做的,都做,哥哥给他的,也不过是偶尔的一口饭。

再看女主——曹贵英,她不能生育,尿失禁,在家里人看来,她就是一个累赘。在农村,面对这样的累赘,父母选择的,也是将她找个人嫁了。

想想现在走红的余秀华,因为脑瘫,她的父母只能把她嫁给一个外来的男人,尽管这个男人打她、不把她当人,父母也只能说”忍一忍“。如果不是因为诗歌改变了她的人生,是不是她其实也是曹贵英?不同的,只是她找的丈夫很渣,而曹贵英遇到了马有铁。

生活在农村,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的中学同学,脑子不好使,但生活自理不是问题,下地干农活、收拾家都可以。初中毕业后,她的父母就把她远远地嫁给了另一个村子里的光棍——这个光棍,是个瘸子。

也许你都没有听说过“豆腐换亲”——这在农村,普遍存在。就是张三家的妹妹嫁给李四的哥哥,李四的姐姐再嫁给张三。就像商品交换。

其实,曹贵英和马有铁,本质上就属于这种交易。他们有爱情吗?肯定没有。只能说,他们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两个被家人嫌弃的人,抱团取暖。

我从来不觉得,有钱人的温情会比底层人的温情多一些。诚然,有钱人可以用咖啡、西餐、鲜花、豪车、豪宅,将爱变得看似厚重;但是,底层人的爱,真的就是电影中的曹贵英与马有铁。

马有铁不嫌弃曹贵英的残疾,不嫌弃她的尿失禁,尽己所能照顾着她;曹贵英知冷知热,会抱着热水瓶等着丈夫平安归家,心疼要出去输血给工厂老板的他。

但是,他们彼此温暖,彼此找到依靠,这是他们在这个冰冷的现实里唯一可以抓住的一点光。

大老板张永福生病了,需要输血,而且是罕见的熊猫血。只有马有铁是这样的血型。

当得知马有铁是熊猫血时,村里人戏谑地说:“熊猫是国宝,马老四也成国宝了。”

随即,半个村子的人,都到了马有铁家,围住马有铁——只为,逼着他去给这个张永福献血。

村民是自私的。张永福必须活着,因为他还欠着村民的工钱和粮钱。反正也不是自己去输血,牺牲一个人,去拯救全村,有什么不可以呢?

记得《西游记》里,就有每年要献祭童男童女给河神,以保自己一年风调雨顺。和这个是不是如出一辙?

当牺牲的不是自己,而自己又是既得利益者时,别人的苦或痛,他们是不会感同身受的。针不扎到谁身上,谁不疼。

何况,曹贵英与马有铁,都是没有家里人撑腰的人——当外人可以肆无忌惮欺负你的时候,一定是你的家里人先抛弃了你。

所以,马有铁被抽了三次血。尤其是第三次,贵英心疼地看着马有铁,请求停止抽血,但护士说,还没满,稍等等。

《活着》中,相类似的情节,就是有根的儿子福庆去给县长夫人输血,因为只有他儿子是符合的血型,最后抽血过多,失血而死。

而当马有铁在被第三次抽血后,央求张永福的儿子给村民结清欠款的时候,整个村子,没有一个人感念马有铁的作为,似乎,他做这一切, 都是理所当然。

有点像莫泊桑的《羊脂球》。那些达官贵人需要过关的时候,羊脂球就得去献身,他们吃她的食物,逼迫她用身体贿赂军官;一旦目标达成,羊脂球立即又是被嫌弃的,需要把她赶下车去。

黄渤说过一句话:当你弱小的时候,周围都是坏人;当你强大的时候,周围都是贵人。

长大成人,进入社会,被欺凌,被压迫,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我们又能说个啥?无奈又无助,可怜又可悲。

所以,他安葬了曹贵英,然后去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他卖了粮食,还了债,然后,喝下了药。去陪贵英。

纵然,电影的最后,有一行字,说马老四住进了新房。但,那是导演的一厢情愿。

现实里,马有铁还有未来和希望吗?不,他要面对的,回归到没有认识贵英前,为兄长做牛做马,抽他的血,压榨他的劳动,最后,他和贵英建的房子,也被无情拆除了。

这就是现实。好人好报似乎并不存在,我们看到的,大多是老实人始终被欺辱,坏人始终过得逍遥自在。

所以,我想说,这部电影,请不要说它歌颂的是农民的隐忍、本分和善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善良如果没有锋芒,就只能一直被忽略、被欺凌、被忘记。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