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知名导演的爱情故事影评《爱神》浅谈爱情里的美好

0 Comments

《爱神》这部电影由《手》《平衡》《事物的危险线索》三个部分组成,而这三个小故事则出则不同的导演。在希腊神话中,“爱神”爱洛斯具有精神之爱和愿望之爱的双重意义,从虚幻、博大的爱到具体、个体的爱,这种爱是和谐、丰满和美的象征。现代人对爱的理解早已与古希腊人完全不同,但唯一不变的是:爱在人类本性中无法取代的地位。很难表述大师安东尼奥尼想拍《爱神》这部电影的真正动力是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他对青春、激情的无限向往,一个九十多岁的电影大师可能的最后作品竟然是想解释爱,这必然凝汇了他晚年无数沉甸甸的人生思考。

而王家卫和索德伯格的加入则属于后入主题,毕竟这不属于两个导演原来既定视野中的电影计划,其中夹杂着某种尊敬和感激,某种幸运和冲动他们用自己的方式重新介入到安东尼奥尼的“爱神”题目中。三个导演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爱的解释,而这些解释也恰恰为时代的爱情提供了关于解释的解释,三个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时代背景的导演共同完成了一个深的命题作文。而当我们把影像像一幅画卷那样展开,每个人都同一时间阅读到自己所理解不同的“爱”。

《手》是三部电影中情最完整、最具体、最直接的电影,王家卫通过“手”这个器官婉转地表达了对爱的理解。这部影片开拍时正好赶上中国爆发SARS,拍摄进行到一半就被迫停止。影片中青年小张第一次见到华小姐时,她用手侮辱了他。“手的经历”成为小张第一次直接接触的梦魇,他无法忘记那双恶毒而美丽的手,肮脏而美丽。于是,小张每次给华小姐做衣服,都用自己的双手仔细比量她的身体。手是人类生活最重要的部分,难以想象在爱情中,没有了手会什么样。手是直接的,与隐晦的情感和昧关系相比,手比语言更能直接地表达人的意愿。手可以解释一切,也能承担一切。

因而《手》是描爱情的故事,描述了人类之爱中最沉重的部分,尽管影片没有直接的描写,但恰恰在这些间接的隐晦的故事和沉郁的画面里,王家卫阐述非常具体的爱情,这是需要接触获得满足的爱,感观直觉的爱。

个人可以心安理得地认定其本性中没有任何航脏,他坦然地承认爱。影片到了最后,华小姐年老神衰,所有的男人都远离了她,只有小张依然愿意接受她。他继续给她做衣服,最后两个人像第一次那样,华小姐说,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双手,她要用手来表达她对这个青年的感激。一切从手开始,又从手结束。如此诗意,恰好是王家卫在爱情描写的最精彩之处。

三部小故事里,德伯格的《平衡》是最玄幻的,整个电影分为五个段落,交替着彩色和黑白。故事中的主人公并没有占有女人的愿望,他只是想对那个美丽女人的容貌加以确认,这种情愫犹如空中飞的纸飞机摇不定,单薄而浪漫。索德伯格这个故事有了梦,就比王家卫《手》的沉重感轻松了许多,有了浓郁的喜剧色彩和讽刺意味。

尤其是第二段,这段刚开始的画面是男人站在阳光下的百叶窗下讲述梦境,黑白交错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暗示了男人隐秘而复杂的心理世界。五段故事的色彩和长短不同以形式与结构恰似梦境,从第一段开始到最后一段,每一段都是接下一段的梦,而后一段是前一段的事实,这是一种不可解释的循环结构。索德伯格把“爱神”的出现与梦境联系在一起,显示出他对爱的蔑视。

一场梦游,楼群中飞翔的纸飞机,飘忽不定,无始无终。笔者不喜欢这段电影的原因是,索德伯格面对爱时的表述态度过于游戏,爱之所以被人期待,被人向往,是因为爱的情感中包含着人类对爱的坦率的尊重和真诚,哪怕是罪恶的、污浊的,或者神圣的、高洁的、绝对的爱。也许爱神对于索德伯格来说是非常不确定的,是现实中永远不能实现的美梦,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他的爱都有着非常具体的样子和身体,有着清晰的眉眼、肤色和姿态。在尘世之间,不存在普遍的至高无上的美,每个人都把自己对完美的爱的理解,赋予给现实中一个具体的女人,那是一种神话,一种期待,一种对爱的坦诚。

在那场心理医生和病人的对话中,我们看出索德伯格对所谓的精神分析的调侃,或者对绝对之爱的讽刺。如果是我误解,那也是对追求爱之女神的人们的秘密嘲讽。神化一种受荷尔蒙干扰而产生的自欺欺人的生理情绪,就是人类自寻烦恼浪费时间的极大误会。当精神分析遭遇到物理学时,爱的神圣意义被像索德伯格这样神灵附体的新世代解构。

影片最后部分是老安东尼奥尼的“爱神”,也是《爱神》发起者的“爱神”。在这段电影中,男女之间的故事发生在相互联系的意象中,这些意象里到处是充满了暗示的画面,很多画面看起来如此熟悉,是那些安东尼奥尼经典电影中反复出现过的描述。比如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在人物的空间位置中的表述,男人走下台阶,女人则躺在阳光下的摇椅上,这样的距离暗示了两个人的关系几近崩溃。

据说该电影都是安东尼奥尼的助手完成的,只能算是半个安东尼奥尼的作品影片与安东尼奥尼相似之处,但又与安东尼奥尼的平易风格不相符合。有人批评这是其助手拙劣地模仿安东尼奥尼的令人作呕的习作。与王家卫和索德伯格不同,在安东尼奥尼的戏里,女人真正成为了电影的主角。

在王家卫那里,小张是戏的主角,故事围绕着小张展开。索德伯格的电影中,梦是真正的主角,男人和爱神都活在梦境里。而安东尼奥尼的故事虽然总有男人,但每个女人所经过的环境都对女性心理进行了强烈的暗示,比如夫妻两个人走过一阵阵海浪的沙滩,他们经过草地时,背景中有一群马不停地跑来跑去。

三个导演用不同的故事演绎一个题目,这种“集锦片”在电影界并不新鲜。费里尼、路易等人演绎过死亡,马丁斯科西斯、弗朗西斯科波拉、伍迪艾伦等人演绎过纽约,但这一次却有不同。王家卫来自亚洲,索德伯格来自北美,而安东尼奥尼则是欧洲人,这是三个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时代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导演,他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非常鲜明的美学品格,因而在同时演绎一个关于爱的题目时,所表现出来的情感观也各自不同。东方人的情爱观,索德伯格的荒诞感和喜剧色彩以及安东尼奥尼的欧洲传统中古典的二元对立的情爱观念被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