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海域》:游戏改编电影的又一次失败|荔枝影评

0 Comments

根据著名游戏改编的电影《神秘海域》,是这个春季档久违的好莱坞商业片之一。这部叠加了《木乃伊》《夺宝奇兵》等一大堆相关元素的冒险电影,委实具备了充足的吸引力,但其完成质量之粗糙折射出了好莱坞商业片的断崖式退步。

对于喜欢游戏男主人公内森的粉丝来说,电影版《神秘海域》最令人失望之处在于,主创几乎只匆匆看了游戏里的过场动画,却从未体验过其中任何一个角色,这就导致故事全线。

去年凭借《蜘蛛侠:英雄无归》成为北美影坛“顶流”的汤姆·赫兰德,是本片有且仅有的救命稻草。如果非要追究影片失败的原因,我们可以这样总结:《神秘海域》从来就没有奔着冒险奇幻电影的方向而去,这只是一部强行填满两个多小时情节的粉丝电影。

电影版《神秘海域》是游戏的前传,聚焦年轻冒险家内森的人生经历,呈现了他如何进入寻宝世界,以及他与冤家搭档苏利文之间的关系。苏利文说服内森帮他找到传说中麦哲伦的藏宝之地,但内森的目标并不是找到财富,而是为了和失踪多年的哥哥重聚。在寻找宝藏的过程中,他们还要和另一波势力展开周旋。这部影片悬念尚未夯实便已崩塌,无论主角还是配角,都被僵硬无聊的剧本牢牢困住。

在游戏中,玩家需要不断完成挑战,以获取最终胜利的满足感。但电影版的危机设置,却比游戏要潦草得多。角色不仅未能和观众建立情绪通道,角色之间也毫无火花可言。内森和苏利文的互动写满尴尬,而赫兰德粉丝的笑料也处在冰点。

让人费解的不只是剧本。作为好莱坞A级制作,《神秘海域》特效场面的规模、篇幅和壮观程度,都与同类电影存在差距。全片最激烈的动作戏只占三成,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躺平”状态。赫兰德致敬成龙抓吊灯的场面,在动作设计和俏皮程度上都远不及成龙,你甚至会期望赫兰德喷出蜘蛛丝来解救自己。影片引以为傲的高空坠机戏,在《碟中谍》《蒸发密令》《速度与激情》等无数电影中都曾展现过。这一次,内森挑战地心引力的画面更为虚假。

在濒临一无是处的边缘时,《神秘海域》的高潮场面稍稍挽回了一些颜面:当两艘巨大的海盗船被两架直升飞机吊到半空中时,你会发现,影片仅存的创意都集中到了这一刻。在内森闪转腾挪的瞬间,你会回忆起《加勒比海盗3》中杰克船长在惊涛骇浪中拼杀的场面,会回忆起《木乃伊归来》中孩子舅舅抱走财宝的搞笑桥段。无疑,这是全片唯一的高光时刻。

人气爆棚的汤姆·赫兰德为内森这个角色带来了自嘲式的幽默和天真的乐观,全然不像游戏中那么愤世嫉俗。然而,赫兰德与“蜘蛛侠”这个角色的联系太过紧密了,以至于他已经无法在银幕上成为另一个具有性格特质的动作英雄。马克·沃尔伯格扮演的苏利文十分苍白,最近几年的马克仿佛一直在用相同的方式扮演每个角色。影片中所有的反派角色都偏向于工具化,大明星安东尼奥·班德拉斯不知遇到了什么问题,在片中的戏份莫名其妙。

在第一款游戏成功后不久,改编电影就开始被广泛关注。然而,据说《神秘海域》的筹备花了十几年时间,换了六位导演才由鲁本·弗雷斯彻完成了这个任务。

现在我们看到的《神秘海域》更像是一个超长篇幅的游戏广告,而不是一部精彩的电影。这一切都与营销模式有关——将一款大受欢迎的游戏与好莱坞明星融为一体,期望游戏和电影都能大卖。这种被多次失败验证的模式或许可以解释为何《神秘海域》如此乏味且让人失望。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