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批判到解禁安东尼奥尼和他拍摄的《中国》到底经历了什么?

0 Comments

50年前,享誉世界的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来到中国,拍摄了纪录片《中国》。然而,这部在西方大红大紫的电影,却在我国内引起了轩然,我国政府认为这部纪录片是恶意丑化中国,不但禁演,而且还掀起了巨大的批判浪潮。直到32年后,这部影片才被解禁,得以在中国国内首映,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1970年11月6日,中国和意大利正式建交。第二年7月20日,意大利国家电视台向中国外交部新闻司申请到中国拍摄纪录片。考虑到意大利记者在意大利外贸部部长访华期间所做的客观报道,1972年5月,外交部部长姬鹏飞和国务院文化组批准意大利相关人员来华拍摄。

1972年5月13日,安东尼奥尼一行人辗转来到北京。北京、河南林县、苏州、南京、上海成为中国同意他拍摄的5个地方。相比于其他4个大城市,林县则是创造了震惊世界的“人工天河”红旗渠奇迹的地方。

5月28日,安东尼奥尼从北京来到林县。然而在林县拍摄的4天时间里,安东尼奥尼却并没有过多地去拍摄红旗渠,而是将更多的镜头转向了农村。安东尼奥尼希望拍摄真实的中国人和一些具有象征意义的细节,但由于种种原因,原计划拍摄3个月的他,最终在拍摄22天后便带着3万多米长的胶片离开了中国。

1973年1月,220分钟的大型纪录片《中国》在意大利罗马举行了首映式,并产生了巨大的轰动,受到了西方各国的一致追捧。《中国》以《我爱北京》歌曲开始,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拍摄于北京,展示了一个小学的学生们、城市的老区、使用针灸技术的剖腹产手术,还有棉纺厂及其工人等;第二部分展示了林县的红旗渠,还有河南的集体农庄,以及古城苏州和南京;最后一部分拍摄的是上海的码头和工厂。然而使安东尼奥尼没有想到的是,不久后,《中国》便遭到了来自中国的猛烈批判。

当年12月,中央广播事业管理局有人就影片《中国》给和姚文元写信,表示:“意大利所谓《中国》长片,是完全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观点上,极恶毒地污蔑我国的反动影片,整个影片通篇把我国描写成贫穷、落后、愚昧、灰暗的样子,完全歪曲了我们伟大的中国形象,令人非常气愤。此片在世界上许多国家放映后,对我国影响极坏。”随后,与姚文元便批示道:要彻查此事,并提出处理意见,报中央审批。

由于是外交部的工作失误,因此1974年1月,中国驻意大利大使沈平被召回国,进了学习班。外交部部长姬鹏飞和新闻司司长彭华也被批判,做检查。

据后来解密的资料显示,《中国》被认定是“”电影的重要理由是一个短短数秒的镜头。在一个表现社会主义农业的猪圈的镜头中,一群猪懒洋洋地趴在猪圈里,朝着镜头呆呆地摇头晃脑,而响亮的背景音乐却是“文革”中最红火的革命歌曲:“中国人民正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挣脱三座大山的压迫,昂起首来……”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个镜头严重损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其实这段音乐是当年安东尼奥尼拍摄养猪场时广播站正在播放的音乐,对于中文一窍不通的他,完全不知道歌里唱得是什么。

1974年1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批判安东尼奥尼拍摄的题为中国的影片》的评论员文章。文章认为,《中国》大拍特拍中国落后的一面。在影片中,北京被抹上了一层青光,更加古旧,住房非常简陋。庄严的故意拍成时远时近的破碎集市,甚至恶意拍摄去附近上公厕的人;闻名中外的红旗渠一掠而过,既看不到“人造天河”的雄姿,也看不到林县的兴旺景象。银幕上不厌其烦地呈现出来的是零落的田地,孤独的老人,疲乏的牲口,破陋的房舍……

批判安东尼奥尼的活动持续了一年,最终所有的批判文章被整理为《中国人民不可侮》,并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74年出版,字数达到了12万字。

面对来自中国的猛烈批判,安东尼奥尼有口莫辨,他不仅不被中国人接受,在自己的国家也会受到冲击。直到1979年2月19日,中央和国务院才批准转发了外交部的报告《关于肃清“”在批判中国影片问题上的毒瘤、拨乱反正的请示》,终于给这场风波画上了句线年后,《中国》在我国国内首次放映。不同的是32年前安东尼奥尼镜头中的城市、农村已经投胎换骨,但不变的是村庄依旧宁静。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